殊归111

发布了长文章:殊归111

点击查看

言豫津站在门外,盯着蔡荃看了半日:“这般下作的手法,真是可笑。当年谢玉夏江0的徒0弟倒是在那里,让我去见了是何无0耻的模样。”

“豫津。”霓凰轻唤。

萧景琰只看着祭台上的黑色瓷罐不发一言。

“陛下。”言豫津跨到殿内跪下:“你也相信了么?蔡大人,赤焰旧部是谓何人?”

“这个,还有待查证?”

“那你是要派兵将梅岭的人全部羁0押回宫城?那是依着谢玉夏江0的法子,带兵围剿?!”

评论
热度(7)
© 水泽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