殊归93

发布了长文章:殊归93

点击查看

到底是哪家小姐?”

“工部令老侯爷的孙女儿。”景睿顿顿:“你知道令侯爷的家教最严,这两个孙女儿金陵城就没几人见过,我打听了好久,只听说……”

“听说什么?”

“听说一个是书痴,一个是画痴”

“苍天呐。”豫津两眼一翻趴在桌上哀叹:“独独剩了两个痴给你我二人,还有何乐趣。我还是回大理找兄长,起码没有什么痴缠着我。”说着就欲起身。

评论(3)
热度(14)
© 水泽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