殊归92

发布了长文章:殊归92

点击查看

“你呀。当初就是觉得你性子好。可也架不住自个胡思乱想。”静太后将她搀起:“能有多大的事,连孩子都不管了。”

“我是怕。”柳皇后顿顿:“我害怕此事议论多了,纵是我不说什么,景琰那里也会有压力。如果因为此事,以后让宫里的人在后面嚼着孩子的是非,岂不是我这做娘的最大的不是,臣妾求老太后准了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11)
© 水泽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