殊归83

发布了长文章:殊归83

点击查看

“先生应无大碍吧?”

“他是在宽着我的心呐。”蔺晨叹道。“总是要 死 掉了才会听我的,好了哪里还有我什么事。你也去歇着吧,明儿让飞 流 带着你练练,总是得送下山才好。”蔺晨顺手掖着被角,将伸出被榻的手放回去,却被sǐsǐ抓 住。

“蔺晨,别走。”林殊仍是紧闭着眼,额头渐渐浸出了汗:“你走了,我会sǐ的。”他怔怔看了良久,慢慢将那只手蜷在手心里,在榻边坐了下来:“死 不了,还晓得要缠着我。”

评论(9)
热度(15)
© 水泽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