殊归82

发布了长文章:殊归82

点击查看

飞流扶着蔺晨的手臂,一步一步走到近前,伸出小手抹到他的脸上:“你别哭。”

“我没哭。”

“你就是哭了。”少年皱眉看着他。“我知道,有眼泪。”

“我没哭,是水。”蔺晨一头扎进热泉里闷了一会,站起身来:“飞流,我们去看看殊哥哥。接下来就去玩游戏。”

“是杀人的游戏吗?”飞流两眼一亮,咧咧嘴角。

“不可以这么说。殊哥哥会生气。”

“不说,殊哥哥生气。”少年为难的看着他:“不能骗人。”

“殊哥哥一直都在骗我们。为了那个蠢笨的萧景琰,为了他不认识的天下人。”

评论
热度(27)
© 水泽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