殊归70

发布了长文章:殊归70

点击查看

“如果是当年的赤焰少帅林殊,无论如何必须召回金陵。陛下,这关系到社稷安危。”

“哦,林殊一人便可危及社稷?!你们都是这个意思吗?”

“是,……不是不是。”费一末明白了什么,连连叩头:“请陛下赎罪。”

“什么时候,都察院的手伸到书院去了。尔等身为朝廷重臣听闻民间一些传言,便得出这惊天阴谋,这叫什么?

“构陷。”蔡荃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。

评论(4)
热度(11)
© 水泽颜 | Powered by LOFTER